天龙八部手游中影的怒气大招
隱名合伙與有限合伙共同點
欄目:精彩博文 發布時間:2018-12-20

(一)二者均具有混合責任的性質
  一般的民事主體,無論自然人、法人、還是普通合伙,其責任形式都是單一的。隱名合伙與有限合伙則與上述民事主體不同。雖然,隱名合伙由出名營業人和隱名合伙人組成;有限合伙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組成,但二者的共同之處在于:無論是隱名合伙中的隱名合伙人,還是有限合伙中的有限合伙人,均以其出資額為限對合伙的債務承擔有限責任;而隱名合伙中的出名營業人和有限合伙中的普通合伙人,則均以其個人全部財產對合伙債務負無限連帶責任。可見,無論在隱名合伙還是有限合伙中,都是由部分合伙人承擔有限責任,部分合伙人承擔無限責任。這種混合責任制,既是隱名合伙與有限合伙最為重要的相似之處,也是其與其它民事主體的重要區別。正是這種極具個性的規定,才從根本上決定了二者在立法上存在的必要性。
  (二)二者均由負無限責任者享有經營權
  在任何民事主體立法中,權利與義務、利益與風險,均應成正比而存在,這是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的基本要求。只有令承擔風險大者掌握經營的控制權,才能有效激發其趨利避害的積極性,使其盡力為避免經營風險、謀求最大利益而殫精竭慮、勤勉經營,從而最大限度地促進企業自身的發展,并能惠及其他組織成員和社會公共利益。若令承擔風險小者掌握經營的控制權,其不免于勤勉程度上有虧,甚至會因自己的責任已被限制在較小范圍內,而不顧其他成員利益,超出合理范圍進行冒險經營,從而招致重大損失。故無論在隱名合伙還是有限合伙中,各國立法均規定應由承擔無限責任者,即出名營業人和普通合伙人掌握經營管理權;而隱名合伙人與有限合伙人,原則上均不得參與經營管理。正是隱名合伙與有限合伙的這一共性,決定了二者社會存在的合理性。
  (三)二者均賦予有限責任者享有監督權
  隱名合伙人與有限合伙人雖然對外不承擔無限責任,但其既然已對合伙投資,畢竟也承擔了合伙經營的部分風險。為了保障其投資利益及合理回報,防止出名營業人與普通合伙人可能發生的各種不法侵害,法律在不允許隱名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參與經營的同時,必然賦予其對合伙事務及其經營狀況的檢查、監督權。各國法律都規定:隱名合伙人與有限合伙人均得查閱合伙賬簿、了解合伙事務以及合伙的財產狀況。惟此,才能有效保護其投資利益。正是這種規定,才從法律上保障、并從實踐上促進了隱名合伙人與有限合伙人投資的積極性,從而為社會財富的充分利用開辟了有效的法律途徑。
  (四)二者對有限責任者均有諸多限制性規定
  由于隱名合伙人與有限合伙人對合伙事務經營的后果只承擔有限責任,為確保交易安全,并按照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法律勢必對承擔有限責任的合伙人規定有諸多限制。(1)為了確保交易安全,基于有限責任的考慮,各國法律均規定,隱名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均須以實物出資,不得以信用和勞務出資。(2)按照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各國法律均規定,無論隱名合伙人還是有限合伙人,都不得直接參與合伙事務的經營管理。若隱名合伙人、有限合伙人違反經營禁止的規定,則應引用或準用“表見合伙(apparentpartner)”規則,責令有限合伙人或隱名合伙人對第三人負無限責任。這種規定既符合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又有利于切實保障交易安全,從而使這兩種制度的存在更具有法律上的合理性。
  隱名合伙與有限合伙的上述共性,本是其作為民事主體理應具有的法律特征。但遺憾的是,正是基于其上述相似之處,在理論上引起了諸多不必要的混亂。有些學者正是因為隱名合伙與有限合伙具有上述相似之處,便據此認為,隱名合伙與有限合伙實際上是分別存在于兩大法系的同一種法律制度。因此,我國只需取其一即足以彌補法律上的欠缺[9].我們認為,這種理解欠妥。

天龙八部手游中影的怒气大招